妲己再美、终究是妃‘’

    当星光没有光

    你是我看一眼一辈子心疼的少年,若生不能相依,便以死来成全。我不怕死,也不怕为你活下去。可光阴退却,爱恨泯灭,我们却无处告别。花开花落,也还有个轮回,可是我们的爱情,转了个弯,便是一生一世的错过。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是我日复一日的美梦。原来,比死更难的,是爱。最想要说的那句话,最想要拥有的人生,永远只能埋藏在心底,成为一个温柔而锋利的刺青。然后我听到他慢慢,慢慢地说,诺诺,我爱你。诺诺,对不起。不知何时,眼泪从我故意闭上的眼里滑落,怎么也不肯停下来。我从梦中哭醒过来,我看着窗外渐渐明亮的黎明,就如同那些我爱过他的时光,我追寻过他的背影,直到太阳升起的那一刹那,终于化成一缕拥抱不住的风。我得到了一切,却失去了你。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属于我的东西,如果我想要,除了拼命争夺,别无他法。这个世界不允许我,天真善良。这两个字在你的手心里,扰乱了你的生命线和感情线。遇到你之前我是全世界最自私的人,遇到你之后,我更是。我要把时光的指针拨回去一些,再一些,知道我们相识之前的那个地方停下来。然后我会耐心的等着你,直到我紧紧闭上双眼,或者,直到你从晨曦中向我走来。他在的那些年,我把快乐透支尽了,剩下的都是长歌当哭,却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我对着窗外遥遥地看着,趁大鱼睡着,悄悄的走了出去。我像你一样戴着帽子,把自己包裹起来,体会那种只属于一个人的寂静与温柔。我来到海边,然后跳了下去。我并不想死,我只是想找到属于我的那头鲸,如同我想找到生命的意义。没有谁规定我们活着就必须快乐,沈牧歌,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你又怎么可以要求我。但你太自私,误解了我,也丢下了我。但我还是渴望你。在海的深处,一切都不复存在,荒芜的街道也好,那些没完没了的中药也好,我静悄悄地等待着,在离你最近的地方看着你,亲吻你的脸颊,拥抱你。

    74

    后来幸福下落不明

    你知道,总是有那么多的人,在这个平凡的小城里。以陌生并熟悉的姿态,在彼此的环境里生老病死地离开。我们的世界最终像个秘密一般恢复到它的美好,回到了最初,回到了原点,回到了我们抵达不了的彼岸。每一个人都是被劈开成两半的一个不完整的个体,终其一生在寻找另一半,却不一定能找到,因为被劈开的人太多了。我去了很多地方,遇见了很多人,我尝试着去试探自己还可不可以爱上别人,最终我很悲哀地发现我已经丧失了去爱别人的能力。我总是觉得疼痛,以前是心,后来是骨头,有一天我疼得受不了了就去了一趟医院。拿到检查结果的那一天,我想我应该回来见见你了。你坐在轮椅上搅拌着咖啡,我的泪水如泉涌,你说小瑾,就算你现在愿意跟我在一起,我也不愿意了。我知到你不是怨恨我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选择了逃避,我也相信你一定明白在那个时候我不去看你不是出于害怕不是出于巨大的羞愧。我握着你的手,你静静地看着我,犹如我们初初相识的那一天。我轻声说,黎朗,我此生此世被你那样爱护过,于愿足矣。我的母亲在我四岁那年因骨癌去世,我说过,我相信轮回,如今轮到我了。你的眼睛里是极度的痛惜,但我摇摇头。我轻轻把脸埋在你的手掌里,我一直都在寻找属于我的那个半圆,有时候我以为我找到了,有时候我认为我以为我永远都找不到。我的眼泪从你的指缝里漫溢出来,我听见你说,程瑾,我永远爱你。

    250

    Aigirl

    我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你,是我的运气。我又没有告诉过你,当你静静坐在我身边的时候,就是我的加州阳光。诸宸,这是你的告白吗。我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我明白的,我什么都明白的,你哪里是讨厌这个城市的阴雨绵绵,你讨厌的是,受困在如阴雨潮湿的病患中,就连生命本身,也再难见到阳光明媚。所以,南加州的阳光,是你的梦想所在。可是,诸宸你知道吗,它也是我毕生梦想所在,不是因为南加州从来不下雨,而是因为,那里有你。听说你走的时候,这个城市下起了一场瓢泼大雨,像是全世界的海岸都汇聚到了苍穹为你饮泣。而我,昏睡不醒人事的我,那个瞬间,眼角一定也有泪水划过。我没有去参加你的葬礼,却在第二天苦苦央求林色色冒着被抓的危险将你的骨灰罐偷了出来。你怎么可以躺在常年见不到阳光的小小一偶,你应该在南加州的阳光下沉睡。我抱着那个瓷罐子,像是抱着这世上最珍贵的珍宝。寂静的病房里,我仿佛听到你温柔的叹息声,你说,达达,如果有机会,我去南加州的沙漠里给你表演沙画吧。嗯,好。带上我准备好的橘黄色情侣拖箱,SPA30的防晒霜、鸭舌帽以及满满一箱子的矿泉水,噢,怎么可以忘记南加州以及猪猪沉沉达达色色呢。我们去沙漠里在开一家奶茶店吧,专售茉香奶茶好不好。我已听不到你的回答,只恍惚听到身边的仪器发出滋滋滋刺耳的尖叫声,然后,我再也没有力气,沉沉地,沉沉的睡了过去,脑海里最后一丝意识是,写格林色色的纸条,希望她一定要做到。我唯一的遗愿是,把我们的骨灰合二为一,埋进南加州的沙漠里。不要害怕,诸宸,我们很快就会再次相见。

    133

    花事

    我只知道,我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它是温暧的,模糊的,落在地上就变成了花。女生们都在恋爱中期忘着爱出什么结果,就像悉心栽种之后,希望收获得到爱情之花。但我觉得,就算只得到枯枝,也可以烧出璀璨光华。我曾经那么英勇地爱过他,所以,就算刹那间挥剪剪断维系我们之间的绳也是一样优雅。我才不稀罕什么花,我的裙脚之下没有他,我就用眼泪掷向他,用额头撞向他,满地血花也一样能盛放繁花。我唯一难过的只是,明明跟他说过,让他不要喜欢上别的女生,不然他会很惨的。可他不听我的。当初我对爱情的想象,如今全都走了样。我不曾对你说过一句喜欢,但埋藏在心底的爱恋在时光长河中磨砺,历久弥新,越发浓烈。我不懂什么是爱情,它不知所起,不知所踪。只是每天清晨睁开眼,我都迫切地希望你能在身边陪我吃早餐,抑或是沉默地坐在我身边。仅是这样,便足够我微笑至深夜。我懦弱固执,不敢轻易说出喜欢你三个字,但我怕爱情会在沉默中老去,在等待中消耗殆尽。我曾决定要远离你,我性格恶劣,刚烈又计较。我想我怕再发生殃及你性命的事情。等你病好的时候,隔着街道看你热热闹闹的执勤。那时候阳光从你的侧脸上滑过去,我蹲在地上哭了很久。我想,如果你愿意等待的话,也许时间最终会医好我们每一个人。但时光的记事本,翻了又翻,最后你还是凝聚成一股巨大的风,成为我在怀念的伤无法抹去。神。或许就是永远无法说喜欢的人。邵默延,你说呢。所以,我在这里,你不要让我等太久。我的心就一直停留在青春年华里,一直像个少女,一直在恋爱,一直都在那么想,只要他来了,我就放下一切跟他走。

    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