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采于2017-02-17 13:25:25
《 忧伤的旋律 》
这像极了一首词,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可惜,虽在天涯,但我不是断肠人。
却习惯在傍时的时候,也是如此思念一个人。
思念谁?或许,只是爱上了思念的感觉。静静的,静静的,任心里,盈满他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