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采于2017-07-08 22:45:25
【希腊】乔治·塞菲里斯
 
我胸部的伤。便又打开,
每当星星下落和我成为比邻
每当寂静在人的足声后降临
那些沉入岁月的石头要把我拖住多久
这海,这海,谁能把它排放至干?
 
每天黎明我看到手都向秃鸳、山鹰召唤
我被捆绑在使我受苦的岩石上边,
我看到树木发散出黑沉沉的死寂,
还看到座座雕像那纹丝不动的笑脸。
 
林天水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