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旅主人
  • 来自广州
  • 教师
夏日有余,我们要在月夜的大树下彻夜畅谈饮酒助兴,秉烛夜谈至露水上人衣。十年一梦后我们仍是树下应披白衫的最隽永的少年人。